“逆差”的西部,有多少搞头?
西部会展网 www.wcif.cn 2015年10月15日 来源:查看原文

 

 

11月1日,2014西部电子商务发展高峰论坛上,嘉宾们在会场交流。本报记者田为摄

——《2014西部电商发展观察报告》展读

11月1日,2014西部电子商务发展高峰论坛的会场上,一本由四川日报社、四川博览事务局联合西南财经大学和浪潮集团四川公司发布的《2014西部电商发展观察报告》,引发热议。

观察报告中道出当下西部电商发展的哪些特点?透视了哪些商机?论坛内,不少专业人士对此进行解读。

□本报记者董世梅曾小清张守帅

卖的没有买的多“逆差”中读出发展空间

通过数据比对和分析,报告得出了一个有趣的结论:在全国网购格局中,区域间呈现购销顺逆差现象。西部电子商务发展消费大于销售,是典型的消费驱动型区域。

报告显示,顺差区域出现在东部沿海省份,西部全是“逆差”。全国购销顺差最大的是广东:在省外花1元,从省外收入3.4元;“逆差”最大的是甘肃,从省外收入1元的同时,有17元花到省外。

四川的“逆差”在西部很有代表性。今年8月,四川卖家在天猫商城开店数量和销售额领先西部十二省(市、区),比数量最少的西藏自治区,分别高出88.25倍、418.14倍。

西部各省区市内部也同样不平衡。以四川为例,网店及销售额主要集中在成都市。今年8月成都市网店数量和销售额占总网店比重的88%以上。

不过,情况正在发生变化。比如,在课题组监测的数据中,单月销量过百万的网店不仅集中在成都,在四川的二级城市如绵阳、南充、自贡、乐山等均有涉及。

对于西部、四川的电子商务消费能力,唯品会市场管理总监潘宏伟很有感触,“我们在四川的订单增长率、转化率等数据指标都领先广东,四川有非常强劲的购买力、消费力。”

2013年8月,唯品会投资6亿元在简阳建设西南物流中心,这是该企业全国布局的五大物流中心之一。目前唯品会西南物流中心15万平方米的仓储用房已全部投入使用,预计2014年全年从那里发出的货物总额达到60亿元。“西部市场蕴含着巨大的潜力,不容错失。”潘宏伟如是说。

随着资金流、技术流、信息流以及产业由东向西、由省会城市加快向二三级城市延伸,西部电子商务正焕发出全新的活力和吸引力。

川人爱用手机购物现状中读出发展活力

西部电子商务发展的巨大能量,除了来自强大的消费力,更来自发展的创造力。

报告课题组梳理了今年以来西部热门的电子商务舆情事件,在热度排行榜中,电商联手家电推动“包销定制”、京东阿里忙“下乡”、4G引爆移动电商,成为西部电商最热门的话题。成都市艾森木业有限公司电子商务部经理梁颜伟在这一章节,翻了又翻,并对“包销定制”重重标注。

今年“五一”,长虹与京东联手推动家电“包销定制”,长虹家电由此成为当月电商平台热销商品,梁颜伟说,他正与四川电信探索类似的商业模式。

艾森一直在试水电子商务。但品牌、价格定位、物流配送、供应链管理等是家具行业“触网”的老大难问题。梁颜伟希望依托大数据来解决上述问题。根据他的设想,与四川电信一同整合家具原料供应、物流配送、售后服务等产业链条,并依托四川电信云服务平台的大数据分析,进行商品参数和价格定位,从而实现精准营销。

艾森在全国一二线城市拥有近300家门店。“在这一阶段,我们要解决的不仅是销路问题,更有品牌问题,重点推动渠道下沉,将销售半径扩大到三四五线城市,甚至农村。”梁颜伟说。

除新商业模式探索、新市场探路,还有新技术应用。借4G布局移动电商,不少传统企业摩拳擦掌。上海奥朵家饰用品有限公司李永华介绍,目前公司产品的移动购物增速高达40%至50%。

“四川移动互联网用户的移动购物渗透率,高于全国平均1个百分点;四川移动购物女性用户比例高于男性4.8%;产品品质和便捷性是移动电子商务购物选择的首要因素……”报告中详实的数据分析,让成都通威全农惠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世钧眼前一亮。

“我们现在正加速研究自己的移动终端。”王世钧介绍,随着明年移动终端的面市、配送体系加快整合,通威的生鲜食品能更快送到家庭妇女手中。“比如你在下班的路上,我们就能推送合适的晚餐套餐,2小时内,货物就能送到你家门口。”王世钧介绍,通过新技术应用,将加速提升通威在电子商务的生鲜市场领域份额。

平台大打特色牌“短板”中读出发展合力

未来,西部电子商务之路该如何走?报告也给出分析和建议。

报告利用四川日报全媒体集群进行了针对电子商务企业的线上调查,在问及“四川需不需要自己的‘天猫’?”时,3成左右的受调查企业认为“需要”,近7成的受调查企业则认为无所谓或完全没必要,表明西部绝大多数企业对建平台不积极。

对于是否自建平台,现场也有很多说法。

成都一三九商贸有限公司,自2013年转身扑向互联网后,一年间的销售额达到800万元,每天寄出的包裹达到三四百个。“川内目前没有一家专注于食品行业的电商平台,我们不仅要利用别人的平台做分销,也要创建自己的平台。”企业运营总监李金龙说。

淘宝网淘品牌创始人廖兵则认为,平台是一个通道,只要运用好就可以。四川世纪义商总裁曾严进一步阐明自己的想法:西部需要的平台,不仅仅能够贡献消费力,更能够拉动四川产品的生产,撬动当地产业资源。

平台问题之外,西部电商企业还在关注什么?

根据四川日报全媒体集群的线上调查结果,电商当下最焦虑的问题排名前三位的分别为:人才、市场开拓、营商环境,也有不少企业对业态前景、技术冲击表示担忧。

四川黄老五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崇友对“人才”的缺失体会深刻。去年,黄老五组建团队从事电商运营,一年销售额不足百万,在公司3亿元销售的总盘子中微乎其微。

黄崇友四处招兵买马,终觅得一位“高手”,今年9月销售额就突破100万元,明年将向3000万元冲刺。他认为,传统企业借助互联网转型,关键在于人。“企业领导者要有网络意识,更要挖掘懂行的人来操盘。”

报告的一个结果值得关注,相比优惠政策,更多企业认为,政府需要规范市场秩序。由此可见,面对巨大的商业机会和前景,政策扶持固然重要,但拥有规范合理的市场秩序和有法可依有规可循的法律环境,对一个年轻行业的成长更为重要。

西南财大电子商务系主任帅青红也呼吁,政府更应该在基础建设方面有所作为,打好电子商务发展的“地基”。

相关附件>>
版权所有:四川博览事务局 地址:成都市督院街70号中合楼 邮编:610016 经营许可证编号:蜀ICP备05030067 管理员邮箱:webmaster@wcif.cn